节操操操操操掉光光

【越兰】小狐狸精. 番外下

OOC预警。其实就是我也不知道写了什么貌似好像跟上的风格也不太一样呢这样善变的我也是控计不来窝计己了...以及番外真的比小狐狸精的正文要长啊这是为什么捏~~~

表打我  请爱我~~~

正文:http://wupoachang.lofter.com/post/1cb7ee63_29af825

番外上:http://wupoachang.lofter.com/post/1cb7ee63_3b54181

么么么哒

~~~~~~~~~~~~~~~~~~~~~~~~~~~~~~~~~~~~~~~~~~


一觉醒来,小狐狸揉揉眼睛——欸欸欸!!!你是谁???

自己面前一个大大的人脸吓得小狐狸吱吱叫。

面前的小孩十岁左右,脸蛋肉肉的,眉心一颗艳丽红痣,却面无表情的看着方兰生:阿翔,抓到。你是,食物。

啥?!!!兰生震惊了。

啾——一只圆滚滚的芦花鸡落到小孩护肩上。

你奏凯!!!我不要被吃掉啊二姐救我啊!!!我要被一只芦花鸡吃掉了啊!!!方家祖传汹涌脑内。

正当兰生脑洞大开论狐狸如何被芦花鸡吃掉时,小孩身上的肥鸡居然居然居然变身了?!!!纳尼?兰生整个狐狸都不好了……

芦花鸡…精?

变身后的阿翔圆滚滚的,比小红点矮了些许,肉呼呼的小手指着兰生:你才是芦花鸡你全家都是芦花鸡!我是海东青!图书他欺乎我!

小红点默默抽出佩剑。

兰生尾巴整个炸起来,撒腿就跑。还没出门呢,就撞上人了。

屠苏阿翔。欸?这是?陵越感觉小腿一震,低头看去一只白色毛团撞在自己腿上然后被弹开,正在地上轱辘。

这是…?小狐狸?陵越走过去拎着兰生尾巴提起来,小狐狸还在骨碌碌的旋转状态里无法自拔,一颗小脑袋不自觉的转啊转黑亮亮的圆眼睛里全是小星星。

是阿翔抓的!大西轰表抢走阿翔的猎物!豆丁翔冲上去企图夺回属于自己的劳动果实,陵越举起手,眼看着小狐狸被举得辣么高,阿翔觉得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此…身高神马的最讨厌了!大西轰神马的最讨厌了!~~~~(>_<)~~~~ 转身扑倒屠苏怀里:图书大西轰欺乎阿翔呜呜呜~~~~(>_<)~~~~ 

阿翔,忍耐。屠苏说。

呵~看着师弟小大人的样子陵越忍不住乐了,自家师弟什么都好,就是一点都不可爱,从小就是冰块脸,说话还老气横秋的,不过师弟就是师弟,冰块脸的屠苏也很戳陵越大师兄的萌点。

阿翔,不是师兄不给你吃,这小狐狸可是山下千狐洞的,要是被你吃了,那方家的二姐,我和屠苏师弟也未必保护的了你。陵越一手抱着小狐狸一手不断摸着兰生蓬松的毛发,哎呀手感可真好。

方家…二姐?!一想到方如沁,阿翔一激灵,使劲儿摇摇头把那个可怕的凶女人忘掉忘掉!!!方家如沁可是这昆仑方圆百里最有名的泼辣,年幼如阿翔也知道其厉害。

“二…二姐!!!”兰生听见有人提到方如沁吓得抖个不停,嘴里小声嘀咕:“完了完了完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二姐怎么会来要死了要死了啊!!!!”

陵越捧起小东西举到面前,安慰道:“方家小狐狸不要怕,你二姐并不知道你在天墉。尽管放心好了。”

“欸?真的吗!”小狐狸眼中亮闪闪的,开心极了。

“不过我想还是应该通知一下你家人,不然你走失了他们该着急了。”

“不要不要啊!大仙你千万别告诉我姐!救狐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你要是现在告诉我二姐她一定会把我红烧了的!”兰生两只小爪子合在一起,眼泪汪汪的哀求:“求你了大仙!!!”

陵越忍不住笑了。

“好吧。”

“耶耶耶!!!大仙你最好啦!”

“我不是什么大仙,我是天墉城执剑长老的大弟子陵越。”

“唔,陵越大师兄好~我叫方兰生~”

于是,天墉城每天都可以见到两位执剑长老的弟子带着宠物拉风的走在天墉城内。

你妹!你说谁是宠物呢!———兰、翔。

作为大师兄的陵越每天都要带着师弟们修行,于是兰生就躲在陵越房间里偷懒睡觉,几天下来,陵越摸着油光水滑的小狐狸,说道:“兰生,以后每天下午跟我去后山一起修炼。”

“啥?!”兰生一脸震惊:“大师兄我…”

“不必多说,要是不想修炼,我明日就派人下山告知你二姐,让她来接你回去。”

兰生看看陵越表情,耷拉着脑袋不情不愿的答应:“好吧…”

从此每天上午陵越在前山带着众师弟练剑,下午就去后山指导屠苏顺便看着小狐狸修炼。也不知道是陵越指导有方还是天墉城清气鼎盛的缘故不到一个月时间,兰生就已经能够化形,虽然还不是很完全,陵越见此,便要求兰生每日呆在后山,因为顶着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实在是不适合出现在众人面前,可这样一来,兰生每天就只有下午那一会儿才能见到陵越,其他时间只能跟丑阿翔还有那个小木头脸呆在一起,嘤嘤嘤兰生觉得自己孤单死了有木有,每天中午就趴在亭子里眼巴巴的等着陵越过来,简直成了留守儿童。

“陵越——!!!”隔着好远兰生就飞扑过去整个人跳到陵越身上,两条长腿缠在陵越腰间,胳膊环着陵越脖子,脑袋不停地蹭着:“你怎么才来啊~我等你好久了~~木头脸和死阿翔都欺负我不理我你要替我做主啊~”

陵越怕兰生掉下来,一手托着兰生屁股另一只手上还拎着今天的午饭实在腾出去手来安慰这只内心脆弱的小狐狸精:“兰生你先下来。”

“不要!”

“我给你带了山下的烧鸡。”

“什么什么?~烧鸡?~太好了~~~~陵越大师兄最好了~”兰生跳下来,蹲在地上闻着陵越手上的油纸包,头上一对白色毛毛的小耳朵抖个不停。

“好了收拾收拾吃东西吧。”陵越揉揉兰生耳朵,被小狐狸抖开:“奏凯~不要随便摸人家耳朵!”小脸蛋红扑扑一双桃花眼水润润的看的陵越心头微动,兰生,真可爱。

兰生盘腿坐在草地上捧着烧鸡吃的一嘴油汪汪,腮帮子鼓鼓的,还是不是嘟囔着:“好吃好吃~”陵越一旁看着心情好的出奇,还时不时的帮兰生擦擦嘴,顺顺气。

“呼~吃饱啦~真开心~”兰生伸出手背抹抹嘴,满脸的幸福,傻笑着:“烧鸡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了~~~”陵越拿出手帕,牵起兰生油滋滋的爪子细心的擦拭:“再好吃的东西也不能这么没有节制的吃,再这样下次不给你买了。”

“陵越师兄~~~不要嘛~~”兰生坐在陵越怀里拱来拱去的撒娇,一对儿绒绒的狐狸耳朵搔着陵越下颌,陵越扣住兰生,低头:“很痒别闹了。”

兰生仰起头冲着陵越抿嘴一笑,不知怎地,陵越似被这一笑拢了心神,愣愣的盯着兰生。兰生被盯的毛毛的,疑惑着开口:“陵越你——唔…”

忽如其来的一吻将所有的话堵在口中,陵越灵活的勾住兰生小舌,吮吸、缠绵,兰生被主导着,面红耳赤。

“师兄?!兰生!!”

兰生推开陵越,倏地变回原形撒腿就跑,留下目瞪口呆的屠苏还有擦着嘴边可疑水迹的陵越大师兄。

“师兄你…你兰生…”屠苏语无伦次。

“找我何事?”陵越笑笑。

屠苏长舒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刚刚的情绪,说道:“花果山来信,猴王病重。”

 


评论(1)
热度(22)

叫我小皇叔

© 节操操操操操掉光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