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操操操操掉光光

【越恭】挑山工

严重OOC警告!!!

脑洞来自撸主和妖子 @妖子 跑偏的不得了的聊天...

相信撸主,跟着撸主默念:这是乡村爱情故事...这是乡村爱情故事...

真的很短很短。因为撸主只会撸段子...

=====================================

雾灵山随处可见挑着扁担的挑山工,一根光溜溜的扁担,两头挑着重重的筐,走起路来却是又快又稳。

做挑山工这一行的往往晒的皮肤黑黢黢的,在这一群黑人中,有个小麦色的皮肤就显得尤其白嫩,这位小哥就是挑山工之花,简称山花。陵越小哥看着是比其他挑山工略显单薄,不是脚程可是一等一的快啊。

你看他挑着几十斤的担子,脚步扎实,一溜烟儿的功夫就不见了。听坐在山脚下歇息的挑工们说啊,陵越小子最能干,一天上几个来回都没有问题,不过也奇怪,有时候没活他小子也乐意往山里跑。

陵越迈着步子,嘴里哼着奇怪小曲儿:“曾委滴吕皇~~~你美个吻窝也渴望~~”走到快到山顶的时候,陵越轻车熟路的转进茂密的林子里,脚步越发轻快,整个人开始冒出粉红色的泡泡。

树冠紧密交织,遮天蔽日,这是谁都不会走的一条路,陵越走的那叫一个欢快,约莫小半个时辰,眼前豁然开朗,溪水潺潺,鸟语花香。不远处还有座小竹屋。

“亲爱哒——窝回来了~~~”陵越撒腿就跑。

窗户从下被推开,只隐约可见推窗的纤长手指和窗里人微启朱唇:“陵越你嘎哈还不麻溜儿的让劳资等你半了天了!”

“爹————!!!”一个蓝团子炮弹一样从竹屋里冲了出来一头扎进陵越挑的担子里。

“兰僧啊~补药酱紫啊!要先和爹地打皂呼啊~”陵越慈祥地摸了摸兰僧软软的头毛。

“爹地...”兰生握着肉呼呼的小拳头,眼泪汪汪的控诉:“你这干哈玩意儿啊就给你自己媳(XI  3声)分儿带不给你儿子整点啥!抠搜的!”

陵越挠挠头,直勾勾的盯着款款走来的美人儿,咧着嘴傻笑:“亲爱哒~窝给你买了礼物咩~”

少恭指挥兰生把筐里东西一样样摆出来,满意的点点头:“凑合事儿吧!来陵越,劳资让你香一个!”

兰生叹气,背过身去:“木头脸你死那嘎达去了!麻溜儿酷爱粗来!爹妈又啃上了!”

等到陵越少恭俩人恩爱完毕,一黑一蓝两只团子杵着下巴坐在扁担两头。

少恭一巴掌呼到黑团子后背:”屠苏你个小瘪犊子还不叫人。“

屠苏团子表示:东北方言压力好大...偶像包袱好重...


评论(20)
热度(25)

叫我小皇叔

© 节操操操操操掉光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