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操操操操掉光光

【苏兰】与梦说·续

交作业时间~~~~~啦啦啦

前情提要在这里:http://wupoachang.lofter.com/post/1cb7ee63_4d30ad0

配合食用风味更佳:http://play.baidu.com/?__m=mboxCtrl.playSong&__a=1339272&__o=song/1339272||playBtn&fr=altg3||www.baidu.com#loaded

==========================================





入夜,万籁俱寂。

方老爷一直住在这里,白天和那只肥鸟絮絮叨叨,夜里就在这榻上和衣而眠。每一夜,我都在他梦里看见那个眉心一点朱砂的隐忍少年,还有一个叽叽喳喳讲个不停的书生。

故人入梦,应是欢喜。

【都说江湖侠客仗义助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看样子以后我要多离家走动走动,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少侠就不必谦虚了,我听说江湖侠客都说救人于水火不喜自夸,浩浩深恩不求回报,杀身成仁,舍生取义。为国为民。肝脑涂地——】

【你……你这人好没礼貌,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这意思你懂吧?】

【还有还有,子曰“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夸你那么多句,你好歹也该说句“不敢当”吧?!居然还嫌我吵?】

书生气鼓鼓的别过脸,少侠虽板着面孔,却隐隐可见眉间的黑线,透着“此人多半有病”的神色。一个两个的,小孩子一样置气起来。他俩之间悄然升起的缘,茫茫人海中相见相识,成知己共相伴,万丈红尘里,不易。

【看你这样,谁知到你说帮忙找玉横是不是另有心思!连同门都可以杀了!还有什么事你做不出来!】

【我……】

【我、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就是一时嘴快……】

【呃……我爹常常唠叨那什么,不晓得你听过没?人生生死死是大梦之境,其实我们活着就和做梦似的。所谓“昨日梦说禅,如今禅说梦;梦时梦如今说底,说时说昨日梦底;昨日合眼梦,如今开眼梦。诸人总在梦中听,云门复说梦中梦。”】

【啊,总之什么都是梦啦,有不开心的事,想想反正都不是真的……虽然我也觉得太玄妙了,不过时常拿来安慰一下自己还不错……你、你觉得呢?】

【可可可可——可恶!你这死木头脸!本少爷一晚没睡,好不容易想了些话安慰你,你敢不领情!!吵有的人没心没肺,别人好意全不领会。】

小书生嘴快说了少侠的坏话,大半夜的巴巴儿地跑过来别扭着跟人家道歉,还谈心,少侠只枕着手臂望着天,并不理会,讲了许久也不见人回应,书生又气鼓鼓的走了。

小书生走了,可我没有离开。

冷面少侠从书生转身便悄悄转过脸,一直望着书生离去的背影直至消失不见才坐起来,手掌轻轻抚过书生躺过的草地,还有些余温。

最暖的,小书生的温度。

或许少侠也不晓得,一只板着的脸竟也会不经意的露出愉悦的神色。

少侠啊,你们俩可真是别扭。

【死木头就是死木头,别指望开出花来!】

【我就不能关心一下?】

【切,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切,看不出……木头脸这家伙跟女孩子还能有说有笑的。】

【切~】

【哼哼,我干嘛嫉妒他?我比他——】

看着少侠和一个漂亮女子在一起的画面让小书生嫉妒的哼哼唧唧的,一旁还有红衣的女子调笑着说些什么,我听不真切,只见到这小书生红着脸跑出去,红衣女子笑着拉着少侠身边漂亮姑娘走了,屋里只少侠一人捧着一碗热呼呼的粥,身边的胖鸟看着粥,不屑的表示本大爷只吃五花肉。

【有、有事!有事问你!】

【我……我刚刚看你跟晴雪……你们……那个…………也不止刚才……有过几次了……就是……你们两个……你们两个……好像挺投机……】

【我们俩……好歹一起出生入死赴汤蹈火舍生忘死奋不顾身发愤图强,勉强算得上有点……呃,那个……情谊……你可不许藏私……】

书生红着脸,低着头,手指绕啊绕。少侠沉着脸,看着书生。

你喜欢晴雪。

欸?!不是不是!我知道晴雪和你是…两情相悦…我…襄铃她…

哼。少侠轻哼一声。脸色更难看了些:我与晴雪并无男女之情。

……和我说这个干嘛。书生嘟着嘴碎碎念。少侠噎住,道:想说什么便说什么即可。

哈?书生仰起脸直视少侠,眼睛亮闪闪的倒映出少侠俊逸的脸。少侠眼神微微闪烁:秘诀。

书生一路小跑着,少侠叹气。

多别扭。哼。

【百里屠苏……你这混账!跟我讲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结果说了就这下场……】

【木木木、木头脸?!】

【……木头脸你、你来得也未免太“及时”了吧……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挑这时候……怎么就不多等一会儿……】

小书生表白被拒,刚想英雄救美一把又被少侠抢了风头,眼看着小狐狸眼里心里都只有一个屠苏哥哥,小书生低着头脚踢着地上的碎石子碎碎念:臭木头死木头!都有了晴雪了还跟我抢襄铃!花心大萝卜!

小狐狸欢欢喜喜的跟在少侠身边,丝毫没有注意身边少了个人,倒是少侠频频回头看顾小书生,就连襄铃都说屠苏哥哥只顾着呆瓜。

…….

…….

 

【我……有些想家了…】

【这里、这儿怎么会有焦冥?!不是只有吃了仙芝漱魂丹才会……】

【一个人都没瞧见!少恭呢?!其他弟子呢?!还有我二姐……】

【二姐——!!……怎么……怎么会……】

【少恭……杀了二姐……少恭杀了二姐……这些……统统骗我的吧?是在做梦?!】

【百里屠苏——!!!】

…….

……

 

梦境越来越凌乱,方家老爷似乎在挣扎,即使知道是梦境也无法承受之苦,就连我这孤魂也不愿再看,原以为他的梦而已,我却如此催动心肝的疼痛。

小书生回了家,成了亲,生了子。

下雪天,卷着书卷望着天,思念着那个不会再回来的人。

若是灵魂能哭泣。可惜我不能。

原本只是看一场戏,伤心劳神。我也倦了。

桃花正艳,如此甚好。

似乎…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时间太过久远,我已记不真切。罢了。

连自己是谁都会忘记。

……

……

 

……

“苏苏,还记得这里吗?这是我们的家——桃花谷。”

“你看这里,是我做的苏苏娃娃,很可爱吧!”

“苏苏!”

我揉着眼睛,阳光刺眼,不远处的竹屋门前,一个蓝衣女子,还有一十七八岁的少年,眉心一颗朱砂,玄衫,负剑。

“何人。”那少年霎时间宝剑出鞘。

无奈,只好现身。

“兰..兰生?!!”女子捂着嘴一脸愕然:“你——”

我?方…..兰生…?

低头看着自己,青色书生打扮,挎着书袋,手上还有一串紫檀佛珠。

“我…我…”我是谁…

少年提着剑一步步逼近,我节节败退。

“苏苏不要!”

剑锋停在半空,我长舒一口气。少年仍是站在我面前,盯着我看。

“我…好像…记得你…”他道:“琴川。兰生。”

……

“木…木头脸。”

“兰生!”“兰生!”

昨日梦说禅,如今禅说梦;梦时梦如今说底,说时说昨日梦底;昨日合眼梦,如今开眼梦。诸人总在梦中听,云门复说梦中梦。

我眼见着那死木头脸谁出双臂想要抱住我,双手却生生从我身上穿过。

“笨蛋,我早就死了啊。”

“没想到,真的还能再见到你。真好啊。”

“做了这么久的梦,如今终于醒了,木头脸,你要好好的啊。”

“本来给你熬了碗粥,可是我怎么等都等不到你回来。”

“你怎么才回来。”

“别哭啊,你可是死面瘫木头脸冷面大侠,怎么能哭呢。让人见了可是要笑话的…”

“木头脸…我就要散了。”

“晴雪,你可要照顾好他呀。”

“再见啦…”




评论(6)
热度(12)

叫我小皇叔

© 节操操操操操掉光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