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操操操操掉光光

今天的阙哥也说不出话呢 DAY2

“少爷!少爷”

梦中似乎有人在说话,昏睡中的言阙并没有清醒过来,扯扯被子将自己裹得更严实之后就又睡过去,只剩下起早来探望的坏小子二人组相视而笑。

“我说阿玉,阙哥睡着的样子很乖啊。一点也没有平时凶巴巴又正经的不得了的感觉。”林燮坐在床沿边上,恶作剧地掀起被角。

冷风从缝隙里钻进暖暖的被窝,言阙无意识地嘟嘴,整个人又往被子里缩了缩几乎是将半个脑袋都藏进被子里才作罢。

谢玉拍掉林燮的手,不满道:“阙哥会受寒。”林燮嘿嘿笑了,道:“阿玉你脑子里的东西我还不知道么,你想做的可会让阙哥受寒的更厉害呢。”

眼波流转,谢玉垂下眼,抿嘴笑了:“知我者,林燮也。”

“嘿,我可告诉你,阙哥可是咱俩人儿的,你可别想吃独食!要我说,趁着阙哥说不出话来,一不做二不休,咱们...”说着林燮就开始脱衣裳,速度快的让谢玉咋舌,林燮这小子忒麻溜了,于是腰带一扯,直接跳上床钻进被子里,气的林燮瞪眼,手一使劲光着膀子就上去了。

言阙睡的好好地,突然就被两个半大小子挤在中间,梦中之境也倏地改变,言阙梦见自己被两只大狼狗舔舐,脸上,脖子上都湿漉漉的,身上也滚烫滚烫的......

猛地惊醒,就见着自己衣衫大敞,谢玉林燮两个臭小子就趴在自己身上,伸手一摸脖子果然全是两人津液,言阙气的直想骂人,奈何嗓子不争气,能发出的还是软软的呜咽声,引得林燮狼犬一般蹭着。

言阙想推开二人,林燮谢玉两只坏种一左一右紧紧抱住阙哥,手还不老实地摸索,微凉的指尖划过言阙滚烫的身体,阵阵战栗。

谢玉含住言阙耳垂,湿热的气息环绕耳畔,呢喃道:“阙哥生病真好,软软的,阿玉喜欢阙哥这样,不能讲话,气的发抖,真是惹人怜爱。”

“我也喜欢阙哥!”林燮怎么会甘心落后,一双铁臂紧紧搂住言阙,犬齿啃咬着言阙纤长的脖颈,言阙呜呜的抗拒,却被更紧的束缚住。

“阿燮也好喜欢阙哥...阙哥好好吃的样子,阙哥平时总是板着脸,一副圣人君子的模样,不像现在的阙哥,脸红红的,身子也红红的,看起来就很有食欲啊,好像吃掉阙哥...”

言阙被抱的快要窒息,还要听到这样奇怪的表白,整个人都气的发抖,行凶的两只坏种还在继续,言阙干脆地昏了过去。

“啊咧,阙哥怎么了?”林燮搂着瘫软的言阙问道:“不舒服吗?”

谢玉笑道:“阙哥一定是害羞了。林燮,不如咱们明天来给阙哥沐浴把。”

林燮眼睛亮了,道:“嗯,好主意,就去后山温泉吧,离得又近。”

于是,昏迷的言阙被坏小子二人组打包带走。

今天的阙哥也还在生病讲不出话呢!


评论(8)
热度(25)

叫我小皇叔

© 节操操操操操掉光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