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操操操操掉光光

【苏兰】耄耋

【我已经找到复活苏苏的办法,或许用不了一百年,只要几十年,苏苏就可以回来......】

方兰生仍记得说话时晴雪激动的脸,眼里的泪,她攥着自己的手,微微颤抖着,她说,兰生,用不了多久,苏苏就能回来了......

他说,我等着喝你和木头脸的喜酒,到时候一定要第一个来找我!

那时候。

青玉司南佩上的络子都已褪色,埋在方家地下的喜酒都成了陈年佳酿。

木头脸啊,我好像等不到了。

..................

琴川,方家。

清晨的微风透着凉意,门房来福抻着懒腰开门,就看见一个南疆打扮的少年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一把剑,肩上站着一只...额.......芦花鸡?

见那少年面无表情,来福弓着身子小心问道:“请问....您....有何贵干哈....?”

“找人。”少年道。

见这位爷半天也没再说一个字,来福只好继续:“劳驾问一句,您找哪位?”

“方兰生。”

“来福~~~臭小子又偷懒?”门那头,一个老头一棍子敲过来,来福“哎呦喂”的叫唤着转身儿:“爷爷我没偷懒!您打我干嘛!”

“没偷懒?没偷懒怎么这么老半天没开门!”老爷子中气十足,推门一瞅,吓了一跳:“呦呵!这一大早的...咳!”

“爷爷,这位说是来找人的。”

“谁啊?”

“方兰生!”

老爷子愣了下,上下仔细打量着来人,道:“备车,带贵客进山。”

路上,老爷子赶着车,身旁的少年仍是沉默不语。见状,老爷子叹气问道:

“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百里屠苏。”

“您来找我家...我家少爷是....?”

“我不知道。”少年望着满山谷的桃花,轻声低语:“我忘了许多,晴雪说,要我来琴川找方兰生。”

见百里屠苏似是陷入 沉思,老人便不再追问。马车一路向山里的庙前进,到门前,庙门口的小沙弥见着老爷子笑着跑过来。

“旺财爷爷~””旺财爷爷给我们带小点心来吗?“

”哎呦哎呦小鬼!爷爷我今天有要紧事,快去告诉居士,有位百里小公子来找方兰生!“

几个小和尚跑跑跳跳的往里去了,门前又只剩下百里屠苏和旺财老爷子。

”百里公子啊,您...可还记得什么?老头子是说...“旺财左思右想,道:”关于方兰生,您就没有一点印象?“

百里屠苏思考许久,摇头。

老人叹气,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啊。

不多会儿,一群小和尚拥着一个穿着青色小褂挎着小书包的矮个子少年跑了出来。

那少年在一群穿着佛衣的沙弥中尤为显现,百里屠苏盯着他。

这样的装扮,很熟悉。他的腰间应是还有一方玉佩。

目光下转,那少年果然佩了一块美玉,那玉佩色泽莹润,似是被人常年抚摸浸润。

”青玉司南佩。“百里屠苏道。

”你认得这宝物?“少年声音清亮,笑眯眯道:”看你这打扮,你是剑仙?“

那眼眸亮闪闪的,这样的话,这样的眼神......

”不是。“

”那你会御剑吗?“少年锲而不舍:”你背着一把剑!你肯定会御剑!你是修仙之人吧?哎呀我最羡慕修仙之人了,听说你们剑仙救人于水火不喜自夸,浩浩深恩不求回报舍生取义杀身成仁....“

”闭嘴。“百里屠苏道:”很吵“

”你!!!“少年被噎,气鼓鼓的一甩袖子;”哼!“

”还不请客人进来休息?“

”太爷爷!“

”居士!“

两位穿着袈裟的大和尚一左一右,几乎是把老人架着走出来,老人身材瘦削如枯木,白发稀疏,手上甚至长了许多老人斑,似是耄耋之年。

老居士看起来很不好,一步都走不动了,靠在庙门前,冲着百里屠苏招手。

”风晴雪叫你来的?“

”是。“

”那个就是方兰生了,你要找的人,咳咳,你就在我这里住下,总会想起来的......“老居士边说着边给自己顺气,“你来找他做什么?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答应过,要回来找他。”百里屠苏答道:”方兰生,是我很重要的人。“

”比风晴雪还要重?“

”是。“

老居士笑了。

”走吧,回家。“

”好。“

百里屠苏在这里住下,每天被方兰生追着吵着要学仙术,一群小沙弥也跟着胡闹要学,无奈之下只能教授一些呼吸吐纳和简单的法术,老居士每日里坐在躺椅上,看着他们打坐练习,总是不自觉的睡着。

有时候百里屠苏觉得老居士在看自己,一回头,只看见老居士又睡着了。旺财老爷子也没有再回方家,一只跟着老居士,方丈总是带着不一样的大夫来给老居士诊脉,庙里依旧欢声笑语不断,百里屠苏却是觉得不安。

又是一年花灯节,庙里孩子多,少不得要闹一闹。方丈索性一挥手,大家全都下山去放灯,就连身体孱弱的老居士也笑眯眯的被抬着去。

方兰生和小和尚们围在河边放河灯,百里屠苏见老居士一人坐在亭子里,孤零零的,就走上去,坐在一旁。

”我以前以为,人们放灯、许愿、寄托思绪,一厢情愿罢了,这河上的灯,浮浮沉沉,就算是从这琴川飘了出去,最终也会沉下去,再也找不到了,就像人一样,我也放过河灯,小时候,和家人,长大了,和朋友,后来成了亲,也跟我的妻子一起放过,我的愿望,从没有实现过。“老居士稍缓了一会儿,”有个人跟我说,我的河灯不会沉,心愿一定可以达成,我就等啊等啊.......然后我的河灯就飘回来了。真高兴啊......“

百里屠苏正不知如何应答,或是应该回应时,老居士问:”百里屠苏,你现在开心吗?“

”恩。“

”我知道了。“老居士累了,闭上眼休憩。

百里屠苏细细端量着这位老人,目光似笔,描绘着。

”百里屠苏,以后你就和方兰生一起经营方家吧。我把他,交给你了。“老居士没有睁眼,轻声道:”书房后头有颗桃树,树下埋了酒,记得喝。“

”是。“

”真是个木头啊......“


.........................

后山上多了一座新坟,墓碑上没有名字,只刻了一株兰草。

百里屠苏拎着一坛酒,站在墓前,撕开泥封,将酒倒在地上。

【你知道吗,在你来之前,我的名字是方思慕。】

【从我爷爷那一代起,太爷爷总会收养许多孩子,他们都姓方,每一代,都有一个人叫兰生。】

【那天,太爷爷跟我说,思慕,以后你就是方家唯一的方兰生……】


手指描画着兰草的轮廓,百里屠苏笑了。

”兰生,我回来了。“

THE END

==============================

所以,这是清明节祭文~~~啦啦啦

清明节快乐~~~

不要问我违和感君哪里去了,只要放假就是好节日!

没有,朕就是这样的汉子!

评论(18)
热度(30)

叫我小皇叔

© 节操操操操操掉光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