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操操操操掉光光

大佛爷和小铁嘴儿(1)

张大佛爷一战成名,在长沙城里头声名鹊起,满城都在议论这位一人单挑日本武馆的主儿。
而当事人躺在舒适的大床上,张副官正在小心翼翼地给自家佛爷换药,墙角还有蹲着一颗蘑菇。

佛:过来。

八:(小小步)佛爷...我....

算命的站在床边,手指一下下揪着围巾毛毛,一向伶牙俐齿的铁嘴也开始打磕巴:佛、佛、佛佛爷....我、我我错了我!

佛:嗯?

张副官看着自家长官眼皮子下头骨碌了一圈,识趣地收拾药箱撤了。

八:我再也不离家出走了....

佛:...

八:我也不随便招惹人了....

佛:...

八:额...

佛:那些都不重要。

八:....(握拳,泪奔)佛爷我以后都听你的....

佛:就这样?

八:那...?佛爷我这里有一副祖传灵药吃下去包治百病药到病除我跟你说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他!

佛爷睁开眼,算命的吓得要跑被佛爷一把捉住。

佛:你今天没给自己算一卦?

算命的吓得哆嗦:没、没....咱们这行...不兴算自己个儿....哈、哈、哈...

佛:哦,我倒是忘了,那给我算一卦吧,嗯?八爷?

八:好好好!我去拿纸笔!

算命的刚准备抬屁股溜走,就又被某人捏住屁股蛋儿上的嫩肉。

八:哎呦哎呦疼疼疼!!!

佛:就在你背上写。

八:好好好...哎哟张启山你轻点儿!

算命的被捏疼了,撒娇似的鼻音委委屈屈的喊着,张大佛爷觉得自己有点晕,嗯,太热了,要降温啊...

佛爷奇长两指在算命的单薄的背上一笔一划地写着,八爷心中默念着笔画:扌 ,口,口,口....木?!!!!

佛:八爷您给测测?

嘴:呵呵...佛爷啊...这个字儿....不好啊不好!

佛:哦?讲来我听听,有什么不好,佛爷我可是最喜欢这个字儿了。

八:(擦汗)这个字儿啊....凶!!!大凶啊佛爷!您看看这,这是不是哈...这是大凶啊!这个可不行!

佛:大凶?我就是喜欢大胸!

八:佛、佛爷啊,这黄历上也写了,今日啊,忌出行,忌沐浴,最重要的是啊——忌房事啊佛爷!

佛:(瞟了一眼一本正经的铁嘴)哦?那八爷再给我测一个字,这个字,测的是你。

八:这....(被捏)疼!好好好测测测!你说你说!

佛:干。

八:啊?

佛:我干你,的干。

八:(冷汗...)那个撒...佛爷您看啊,你就看这个字儿,它有俩横对吧,俩横中间...哎这俩横中间还有个竖对吧,这个关键来了,这个竖呢,是冲下的,没错吧,这个字儿呢,就像一把剑啊,它竖冲下,这是要把下头的人捅死啊佛爷,不好啊这个字儿它大凶啊!

佛:又是大凶?

八:(严肃正经点头)正是!

佛:那这个字儿...

八:这个字就说了,它说话了啊,这可是它说的,它说啊,今天啊,我!齐铁嘴,不能在下边!会死的~~~

佛爷乐出了声,一把握住算命的细瘦的腰:八爷算的可真准啊,佛爷我今天就是要干死你!

算命的一听慌了神儿,这张启山恶狠狠的说话还好,这乐呵呵的简直吓死个人儿!今日就不应该出门啊就应该老老实实躲在家里头,这这这还自己送上门给人...

八:佛爷佛爷佛——爷!您冷静冷静啊,这测字不能不信啊!我今天我今天真的....

佛:不让你在下面。

八:(惊喜脸)真的?!

佛:嗯。

八爷喜出望外,心想:难道是这张启山伤到了脑子?艾玛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哈哈哈哈八爷我反攻有望了!!!

只这一会儿功夫,算命的长马褂儿下头的绸裤就被某人丧心病狂地撕开了,开叉旗袍似的挂在两条白晃晃的长腿上,等到异想天开的算命的反应过来的时候,精神抖擞的小佛爷已经箭在弦上。

算命的呜呼一声:张启山你个大骗子!!!说好了我不再下头!!!

佛爷邪魅笑:八爷您没在下头啊。

八:你不是说让我...那个你的吗?!你说话不算数!

佛:我可从来没说过,我的意思是,坐上来,自己动。

八 :⊙﹏⊙!!!

评论(9)
热度(97)

叫我小皇叔

© 节操操操操操掉光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