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操操操操掉光光

殊途同归

陵越不记得这个叫做陵端的师弟是何时入门,只记得在屠苏来天墉城之前,这个胖乎乎的小师弟像个小尾巴一样围着自己打转,那时陵越刚失去幼弟,眼前这个胖团子仿佛成了寄托,陵越忍不住的想要对他好。

陵端资质不佳,修炼起来总是偷懒,总要陵越端起大师兄的架子虎着脸训斥才肯磨磨蹭蹭的练习,有时候还会挨上几板子,不过这小胖子倒是记吃不记打,每每被训的眼泪汪汪的抽抽搭搭,只要陵越端着吃的去看他,立马儿转晴。

“师兄~~~~”小胖子举着馒头样的小手,“疼~师兄呼呼!”

陵越板着脸:“今日晚课做了吗?”

小陵端噘着嘴:“做啦做啦!!!”锲而不舍地扯着手:“呼呼~!”

陵越看着手上被戒尺抽出来的红印子,从怀里掏出药膏,边抹边说:“上课偷嘴,练剑又偷懒,你就不能努力上进些!”

陵端扮鬼脸吐舌头,陵越使劲儿捏他脸蛋儿。

“师兄嗷嗷嗷好疼嗷嗷啊~~~”



后来,屠苏拜入紫胤真人门下,成了陵越正正经经的亲师弟,紫胤真人长年闭关修行,屠苏又是那样的命格,陵越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教导、照顾这个不幸的孩子。

小胖子就坐在演武场的台阶上等啊等,可每天每天的,总是见不到人,那会儿正是屠苏煞气不稳,陵越只能整日整夜的陪着。

他陪着屠苏多久,那个小胖子就等了多久。

直到有一日,陵越在指导天墉弟子练剑的时候,看见个眼生的小少年,站在最前头,一双大眼睛,嘴唇肉嘟嘟的,剑法也算是弟子里拔尖的了,陵越正想问这人是哪位长老门下,却听,

他们叫他,陵端师兄。

陵越有些恍惚,陵端却头也不回地走了。



........


再见时,陵端已然入魔。

紫胤真人废去其武功将陵端逐出天墉。


.......................


曾经有个小胖子,傻乎乎地坐在石阶上等着他的大师兄。

他从日出等到日落,从日落等到日出。

他听说师兄有了一个新的师弟,很好看,眉间还有个可爱的小红点,功夫也特别好,师兄每天都亲自教导他。小胖子就努力努力再努力地练功、减肥,还企图用锥子也给自己戳一个眉心痣。

小胖子长大了,瘦了,武功也进步许多,可是师兄再也没来看过他。


陵越还记得陵端走的时候看他的眼神。

陵端对不起,来世我一定陪你。



..........................

大北平,新月饭店。

张大佛爷散尽家财,三点天灯。

齐铁嘴看着追到长沙来的新月小姐,叫了:“嫂夫人。”



张启山,这一世,你最终还是娶了尹新月。


评论(38)
热度(151)

叫我小皇叔

© 节操操操操操掉光光 | Powered by LOFTER